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白马人

搜索
中国白马人 首页 白马服饰 查看内容

白马服饰——服饰图案

2014-6-26 11:5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47| 评论: 0

摘要: 白马服饰——服饰图案白马人服饰有着丰富的图案,是白马人民俗文化的重要载体。白马人无民族文字,所以其民族文化一般通过口头传授、民族艺术以及现实生活得以传承,口头传授的讹传性和现实生活的易变性往往使白马人 ...
白马服饰——服饰图案

白马人服饰有着丰富的图案,是白马人民俗文化的重要载体。白马人无民族文字,所以其民族文化一般通过口头传授、民族艺术以及现实生活得以传承,口头传授的讹传性和现实生活的易变性往往使白马人的传统民族文化逐渐丧失原始形态,而服饰图案中世代传承的一些民族文化符号是了解和挖掘其民族文化的重要依据。白马人服饰图案集中反映了白马人的民族文化和宗教信仰,具有自然崇拜、祖先崇拜、图腾崇拜和农耕崇拜的综合文化特征。

白马人服饰图案体现了抽象性与具象性结合的特点,但又突出了抽象性特征,以点、线、面为基本造型语言进行穿插组合,产生了形式变化丰富、文化寓意深厚的民族服饰图案,各种抽象的图形均代表特殊的文化含义。在抽象几何图案中,又用传统刺绣的手法装饰具象的动、植物花卉图案,将无机图形和有机图形巧妙结合,加强了对比,丰富了图案的层次。在图案的格式方面,有二方连续特征的花边图案、彩色条纹图案和由几何图形组合的单独纹样三种基本形式:花边图案主要位于百褶衣、短衫的衣领、衣襟处,花边宽度约10厘米,中间又分割成大小相同的方格,方格内图案的内容一般为“米”字型图案,中间穿插小圆点;或将方格沿对角线分割成四个三角形,以三角形为基本骨骼用传统刺绣的手法装饰植物花卉图案,或在方格内刺绣圆形团花图案。彩色条纹图案主要分布在袖子外侧,以青、红、白、黄、蓝、绿等为主,并置排列,单纯而独特。

几何图形组合的单独纹样主要位于百褶衣、短衫以及坎肩的背面,以正方形、三角形、圆形等几何图形组合而成,并且有着特殊的组合格式。百褶衣的背部组合图案最有代表性,一般格式是以正中线为对称轴,正中线处为一细长的倒三角形,两边的肩胛处装饰两个或四个圆形“米”字图案或圆形团花图案,有些也在细长三角形正中装饰圆形或“米”字图案,从而形成一种相对固定的民族图案结构格式。白马人妇女短衫和坎肩背部的图案则以正方形与三角形组合的形式为主,一般有两种基本格式:其一为正方形的四角搭配四个小三角形(图3),中间的正方形中一般又添加圆形团花;其二为处于交叉线上相对的四个三角形(图4),三角形中或添加花卉图案,或描绘月亮和太阳图案,抽象之中又包含真实,理性之中富有感性。部分坎肩的背部图案内容在正方形与三角形组合图案的布局和方向上有所变化,将前一种的正方形与三角形组合图案旋转45度,即为坎肩的背部图案组合形式(图5),打破了前一种图案格式的稳定感,使整体图形富有变化,加上花卉图案的丰富变化,使坎肩背部图案更加活泼。

白马人的宗教信仰体现着自然崇拜的特征,这种自然崇拜意识也突出地表现在服饰图案中。在白马人服饰图案中,最常见的图形有“米”字、带圆圈的“米”字、圆形团花以及三角形等,按当地白马人的解释,服饰图案中最普遍的图形“米”字象征太阳的光芒,带圆圈的“米”字则是对太阳形体的直接描绘,体现了白马人对太阳神的崇拜;(图6)而圆形团花图案则象征圆润柔美的月亮,体现了白马人对月亮神的崇拜;(图7)而三角形则象征小巧可爱的星星。(图8)另外有些 “米”字图案中穿插的小圆点在此也象征星星,(图9)说明他们对天象的观察体现了局部观察和整体关照相结合的特点。白马人又运用添加的手法在圆形和三角形上装饰美丽的花卉图案,既突出了月亮和星星的性格特征,体现了他们对自然神的崇拜和赞美,也赋予无机形状的几何符号以内在的生命力,使其充满诗意和文化深意。同时需要指出,对天体特别是太阳的崇拜,是古代许多少数民族共同的信仰和崇拜习俗,也都不同程度地体现在他们各自的民族美术文化中,例如许多西部地区史前岩画中,就有符号化的太阳图形,(图10)高度的概括性与白马人服饰图案中的太阳纹十分相似,体现了远古时代人类对事物认识和表现的共同特征。但和许多原始岩画中所描绘的天体造型符号相比,白马人服饰中的太阳、月亮和星星造型符号更加抽象,体现了其服饰文饰的高度成熟。


除了抽象几何图形所代表的自然崇拜以外,这些几何图形上添加的刺绣花卉图案,也都取自白马人生活于其中的自然环境,多为野草莓花、扇子花、野菊花、牡丹花等,这些花卉图案做工精致,色彩艳丽,造型生动活泼,将写实与夸张变化手法有机结合,既表现出植物花卉昂然的自然情趣,又显示出浪漫抒情的民族艺术特质。另外,有些短衫袖口部分的具象刺绣图案以人物、楼阁、园林、花鸟草虫之类为主,手法写实,无论图案内容还是形式,具有明清绘画风格,糅合了清新典雅的汉民族文化特征,总体上都体现了白马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百褶衣是白马人妇女服饰中的主体,而其背部的装饰图案也最具典型意义,一般都解释为自然崇拜。但这种相对固定的格式从其民族文化的源头和艺术发生学的角度来考察,应该具有更为原始和本体的寓意,将整个图案联系起来考察,就会发现这种结构格式整体上具有人像面部造型特征,象征了白马人的祖先“三目神”,(图11)且具有突出的“纵目”形象特征,中轴线上的倒三角形应和于氐人先祖的“雕题”习俗和符号特征,而两边圆形图案的原初形态则是“凸目”造型。《山海经》记载氐人先祖刑天被天帝砍去脑袋以后,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奋起反抗,这种“三目”、“纵目”的形象特征在氐族以后的发展过程中成为具有图腾意义的民族文化符号。所以这种图案综合了白马人祖先崇拜、图腾崇拜与自然崇拜的综合文化含义,而原始的祖先崇拜、图腾崇拜应该先于自然神崇拜,具有更为本体的含义。因为在我国少数民族服饰中,无论色彩、样式,还是图案纹样,乃至款式等方面都不同程度地保留了其先民们图腾崇拜的遗迹,承载着各少数民族悠久的历史和深层的文化意识。白马人的百褶衣背部图案随民族文化的发展也不断发生一些变化,但基本是在这种结构的基础上进行变化,有些则增加了天体符号的数量,使图案形式更加丰富。有些装饰简易的百褶衣背部图案也有“米”字、变异的“米”字以及三角形组合的形式,象征星星与太阳,但总体上数量极少,不是百褶衣图案的主体。同时衣领方格图案和背部组合图案中的三角形都为四个,在数量上又与本民族的傩舞“池哥昼”中“池哥神”的数量相同,按有些白马人解释,这四个三角形就代表本村寨的四个池哥神,所以这种图案不仅体现了白马人的自然神崇拜,同时也包含了白马人的先祖崇拜意识。

白马人服饰中,沙嘎帽具有图腾崇拜的含义,除白色雄鸡尾羽以外,沙嘎帽上的图案也有“鸡爪花”,“扇子花”的造型也应由“鸡爪花”演变而来,整体上体现了白马人对白鸡图腾的崇拜。沙嘎帽是用羊毛擀制的、白色盘状,荷叶边的帽子,上面用红蓝两色的细线绣着不同形状的图案。线与帽之间插着白色鸡翎,男的大多插一支白色鸡翎,有的在鸡翎根部还插一些镏金红色锦鸡羽,显得英俊潇洒而勇敢刚直,女的插两支或者三支白色鸡翎,显得婀娜多姿。现在很多爱美的白马姑娘还喜欢把彩色的小珠珠串成一串缝在帽子上,顺着荷叶边吊下来,走在蓝天白云下,跃动的白色羽毛,随风摆动的五彩珠珠,显得分外的妩媚动人。有人说,那鸡毛随风飘动,有镇怪辟邪之功能;又有人说,白马人的祖先氐人作战时,以鸡毛为标志,便于区分敌我,帮助同类;更多的人则认为,那是为了纪念雄鸡拯救白马人的功绩。相传在很久以前,白马人以英勇善战而闻名,当时的统治者担心桀骜不驯的白马人会威胁到自己的统治,想消灭白马部族以绝后患。于是派军队进攻白马人居住地,白马人拼死抵抗,但由于寡不敌众,连连吃败仗,许多白马人惨遭杀害。为了不让白马人绝种,幸存的白马勇士们把老弱妇幼送到深山里后准备与随后而来的敌人决一死战。可是他们太疲劳了,很快就都睡着了。谁知,敌人深夜发起了偷袭,悄悄逼近了营垒。白马勇士们却酣睡不醒。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忽然一只白色的大公鸡惊醒,引颈长啼。嘹亮的鸡鸣唤醒了沉睡的白马勇士,也唤醒了他们骨血中的杀气,他们不顾生死以一当十,浴血奋战,终于打败了敌人。这才使得白马人免于灭绝。后来,白马人为了纪念这只大白公鸡,也为了让后人记住这段历史,就把白鸡毛插在自己的头上,一代一代传了下来。沙嘎帽可以说是白马人的“族徽”,对于别的民族,它是区别与其他民族的标志,但是对于本民族,它却是互相认同的旗帜、结成整体的纽带。

服饰图案中也有鱼图腾崇拜的痕迹,白马人妇女的头饰和胸饰中均装饰“鱼骨牌”,作为在高山地域居住的农耕民族,他们仍然以鱼骨作为装饰,应具有更为原始的图腾崇拜含义,所以鱼骨牌不仅具有特殊的装饰功能,也具有圣洁的鱼图腾崇拜含义;白马人服饰的纽扣、装饰图案中也有比较具象的鱼造型,(图12)虽然对鱼进行了装饰变化,但鱼的造型依然明确,尤其鱼鳞的刻画巧妙地融合于图案形式中。百折衣背部图案中的倒三角形,在造型方面也具有抽象的鱼造型特征,有些三角形图形的顶端线条处理成交叉状,使鱼的造型特征更为明显。《山海经·大荒西经》记载:“有互(氐字之误)人之国,人面鱼身”,阴平古城遗址附近也发现了造型较为写实的鱼岩画面石,说明远古时代的氐人就有鱼图腾崇拜的信仰习俗。氐人后裔白马人延续了鱼图腾崇拜的传统习俗,其服饰文化中也传递出鱼图腾崇拜的符号特征。

白马人妇女服饰中也有“数字”的讲究,而这些数字也代表一定的农耕民俗文化意义,例如百褶衣后面的褶纹数字为24折,代表24节气,因为白马人属于农耕民族,所以时令节气对其农业生产具有重要作用。传统样式的百褶衣和短衫的肩部彩色条纹装饰,左右各6条,代表12个月。服饰图案中的三角形一般为4个一组,既代表本村寨的4个池哥神,也代表四季。总之“数”的固定格式总体上体现了白马人的农耕崇拜意识。

白马人的服饰图案也依然以青、白、红为基本色彩,有些虽然也间以绿色、黄色等其它色彩,但基本以青、白、红为基础。尤其他们的妇女传统主体服饰百褶衣的抽象装饰图案一般以青色或红色为底色,而上面的“米”字图案、团花图案、太阳、星星图案等一般以白色为主体,即使服饰中的具象花卉刺绣图案,也以白色为主要色彩,既体现了鲜明的色彩对比,也体现了该民族色彩崇尚习俗。

白马人服饰图案是典型的原生态文化遗产,是我国多元一体民族文化元素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彰显民族特色强化民族意识和丰富创造表现的艺术价值。

   《皇清職貢圖》卷五里的白马人服饰

 本图原注“文秦蜀,所番民亦苗之一西陲番不同。居縣屬之下舍英坡山等,明時設二百户分之。至本朝雍正八年改土流,按地輸糧,由徵解。男帽插翎,每,常弓矢以射獵為事。番以布抹雜綴珠石,衣五色褐布緣邊衣,近亦多有效民者。性蠢愚,勤耕

白马氐的服饰习俗深刻地影响着陇南农村人的衣着习惯,康县还将阳坝镇、太平乡农村“氐族三道腰服饰制作技艺” 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08年以来,陇南市政协与白马人民俗文化研究会组织学者,多次前往部分寨子搜集记录了白马人服饰,编辑出版了《陇南白马人民俗文化研究服饰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