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白马人

搜索
中国白马人 首页 白马文化 查看内容

白马人——语言篇

2014-7-1 10:5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67| 评论: 0

摘要: 白马人——语言篇据《三国志·魏志》记载:氐人“其俗,语不与中国同”,“多知中国语,由与中国错居故也;其自还种落间,则自氐语。”《通典》也说:“其俗、语不与中国及羌、胡同”。这里的白马人没有文字,但是有 ...

白马人——语言篇


《三国志·魏志》记载:氐人“其俗,语不与中国同” ,“多知中国语,由与中国错居故也;其自还种落间,则自氐语。”《通典》也说:“其俗、语不与中国及羌、胡同” 

这里的白马人没有文字,但是有独立的语言。一般白马人与其他民族交流使用汉语,族群内部交流使用白马人语言。现在,经常外出与汉族交往多的白马人都掌握了熟炼的汉族口语,但外出少的人还不能熟炼地使用汉族口语。

关于白马人语言的记载,最早可以追溯到乾隆时期记录的一份西番译语,杂字共有740条,分天文门、地理门、时令门、人物门等20个语义门类。  

当今学者孙宏开和日本西田龙雄合著《白马译语的研究》,详细论证了9种西番译语的版本、记录的地点,分析了白马译语语音、词汇、语法特点,并简要论证了它在藏缅语族中的地位。书末附有3000多个常用词和9种西番译语对照的照片。

2008年以来,陇南市政协与白马人民俗文化研究会组织学者搜集文县铁楼乡和石鸡坝乡一些山寨白马人的语词,并在20101月至2月邀请兰州城市学院莫超教授和陇南师专魏琳副教授,去入贡山记录了白马人语言,编辑出版了《陇南白马人民俗文化研究语言卷》。该书认为,白马人语是一种既不同于汉语,也不同于藏语的独立语言,白马人语有自己的语音体系,有系统的词汇、语法范畴。白马人语的单辅音声母有37个,鼻冠复辅音6个;有32个韵母,其中包括11个单韵母、15个复韵母和6个鼻韵母。陇南白马人语最主要的特点是除了5个汉语借代的辅音韵尾以外,没有其他辅音韵尾。在白马人语里,有丰富的与藏语相近的词和汉语借词,这种语言的借词已经和白马人语融为一体,而且很难辨认。白马人语的语法范畴不太丰富,表达语法的手段主要依据助词和次序,白马人语的词根据形态、意义和他在其中的功能,可以分为名词、动词、数词、量词、代词、形容词、副词、助词、语气词、叹词等。

白马人语言与藏语言之间的差别大大超过了藏语内部各方言之间的差别,而且有些语法现象非常特殊,不同于任何一个少数民族语言范畴。白马人有着悠久的历史。这里的白马人-直处于极端封闭的状态,仅与汉族有少量接触,与四川白马人交往密切。而藏族,据《通典》《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记载,源于两汉时西羌人的一支。后来,融进了青藏高原土著居民。7世纪初,松赞干布统一整个西藏地区,定都逻娑(今拉萨),建立了吐蕃王朝。始制藏文、藏历,创订法律、度量衡,分设文武各级官职。在西藏建成自称为“蕃”,汉籍称作“吐蕃”的奴隶王朝。松赞干布对外实行开放政策,与唐朝、尼泊尔通婚。他们吸收唐和西域文化,日益强大。据2008年11月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陈炳应、卢冬《遥望星宿甘肃考古文化丛书·古代民族》-书介绍,在唐连年对高丽、西突厥用兵和吐谷浑内乱期间,吐蕃乘机向青海、甘肃南部、四川西北部、新疆和南亚扩张,征服了那些地区的羌、氐、吐谷浑、党项、突厥、回鹘、沙陀等民族。8世纪中,又乘“安史之乱” 大举侵唐,疆域包括青藏高原,甘肃、新疆的大部分,四川、云南的一部分,还有尼泊尔、印度、缅甸的一部分。但从9世纪开始,吐蕃内部矛盾逐步加深,藏区陷入长期的分裂割据状态。由此可见,藏族在演变过程中,融入了包括氐、羌、吐谷浑、党项、突厥、回鹘等等外族,吸收了外族的先进文化。藏文化形成以后,又对周围的民族文化或多或少地发生着影响。白马人现在使用的语言,应该包含了白马氐以及其他族群的语言元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